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补 桶

2018-10-24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常世伟
    木与铁,木板与水桶原本毫无瓜葛,然而在我的家乡,曾几何时,被“嫁接”过的铁桶木底却让木板与铁桶有了必然的联系,于是就有了今天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这个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家住远离城市的高寒山区,儿时,家乡的水桶多为铁桶,且多数人家就仅有一只,提水自然也就极为频繁,你来我往,一口古井清泉源源不断,打招呼的热情声音不绝于耳。
     铁桶,用久了桶底难免生锈,就会自然锈出几个小漏洞,随后漏洞越来越大,一路提水一路洒,桶底漏出的水总在土路上洒下一些图案,那场景在我们娃娃的眼中竟是一种趣事,如今回忆起来总会派生出许多酸楚来。
      船漏漏满,桶漏漏干。起初先用破布条补漏洞,再过些天,连桶底也被锈吞噬得残缺不全,破布补漏也因此失效。按理那桶早该丢弃,只是岁月的艰辛由不得人,到头来还得找木匠师傅给破桶做个新的木底继续用。
     父亲自幼丧父,迫于生计自学诸多手艺,其中木工最为精湛,算得上是有名的大师傅,村里“换桶底”的事自然落到父亲手里。谁家桶底坏了,就拿块小木板,提着破桶来找父亲。父亲总是来者不拒,从未表露出不乐意的表情,也听不到他一句怨言,仿佛那是应该的,又像是一件件美差,自己的手艺也因此派上了用场。因为是义务,又苦于生计,乡亲们白天一般不会拿破桶来耽搁父亲的时间,只是早晚来来罢了。松明灯下,父亲比画两下,记下尺寸,又在木板中钉上他备好的小钉子,钉子上系着细绳,绳的另一端在木工铅笔上绕着圈固定好后,父亲熟练地在木板上画了个大圆圈,再锯成个圆形木板,放入桶内敲敲打打,再倒进水试试,不大一会儿,破桶就被换成了铁身木底的“新桶”。修桶的乡亲一番好言好语就算感谢,之后提着“新桶”顺便拎桶水得意归去。那时的家乡虽在穷乡僻壤,人与人、心与心的和谐却是难能可贵的,互帮互助的好传统一直都有,过去如此,现在依旧。
    眼下,四十多个春秋过去了,古井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家家门前自来水,水桶的作用也日渐淡化,铁桶早已销声匿迹,父亲也早已告别木匠生涯,铝桶、塑料桶占据了时代的主流,铁身木底的水桶在“春天的故事”中退下了历史舞台,补桶的情景却深深留在了几代人的脑海中。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