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2018-10-3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广雅·释草》里说,竹的表面叫作笢,里面名笨,其白如纸,可手揭者,谓之竹孚俞。古人本用笨来形容女孩之纯洁可爱,就如白纸一张。原来,“笨”可以这样诠释,从这个角度看,“笨”是那颗清白单纯的赤子之心。
    读徐城北的《京剧下午茶》,提到一两百年前的一位演员,为了塑造好一个奸臣形象,隐姓埋名卧底到一个大奸臣家里当了奴仆,低眉敛目,悄悄揣摩其举止、神态。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恭顺,忍辱,悉心推敲。重新回到舞台,一个大奸大恶的形象,活脱脱跃然于观众眼前。回后台卸妆的时候,一个人扑倒在地,要拜他为师,四目对视,落下泪来,正是当年演奸臣,让观众叫绝,让自己惨败的对手。戏台是最苍凉曼妙,也是最无情的地方,“伶人”二字,听来酸楚,也让人暗自钦佩感怀。
    三十多年前,化妆师杨树云进《红楼梦》剧组的时候,重读了七遍《红楼梦》,翻遍了当时剧组里红学专家的所有期刊,做足功课才开始设计每个人物的发型妆容。他为陈晓旭画的前高后低的八字眉,刚开始的时候,陈晓旭并不认可,他便向陈晓旭讲述了自己对曹雪芹笔下林妹妹“一双似蹙非蹙罥烟眉”的理解:“罥烟”,像中国水墨画里挂在山腰的青烟,曹公好友郭敏诗云“遥看丝丝罥烟柳”,说的也是那种意境。然后为陈晓旭梳了头,换好戏服,陈晓旭激动了:“我终于找到角色的感觉了。”
    在这样的艺术创作氛围中,杨树云不想简单地把人画漂亮,他深知化妆不是千人一面,要根据人物性格,设计出不同的妆容:黛玉的孤傲,晴雯的灵巧,迎春的懦弱,尤三姐的刚烈……他潜心设计,描画让“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的黛玉;“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的宝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的王熙凤……这些美到惊心的红楼梦中人,款款从书中走来,成为难以逾越的经典。
    看《朗读者》中的张毅和杨惠姗,在演艺事业最巅峰的时候,悄然转身,做起了琉璃。明明知道:“世上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可是,义无反顾,一做就是二十六年。倾其所有,债台高筑,坏掉的作品堆满了琉璃冢。然,初心不改:只要路是对的,就不要怕远。一年一年地,一月一月地,一日一日地,对中国琉璃艺术的探索。于汗水淋漓的千度窑炉室前,在堆积成山的失败破碎琉璃中,等待失传千年的琉璃艺术热烈绽放。时间的渐渐,让人能堪受境遇的变衰,时间的渐渐,也让人能相信环转的生命,因一切的努力,华丽并庄严。
    只要心怀敬畏,每个时代都有大师应运而生。而大师都是喜欢下笨功夫的人,尤其喜欢在别人觉得无用之处下笨功夫。真正的成功,应该有一点能经得起时间淬炼的好东西,而好东西都是聪明人下笨功夫做出来的。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