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外滩随想

2018-11-28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上海有着黄浦江的苍凉和旖旎,有着芬芳,有着惆怅,有着适可而止的风情。和你没有任何的疏离感,也无须仰视才见,如知冷知热的友人,有着丰富而慈悲的内心,却不过于学术和厚重,让你自然亲近,明心见性。
    早晨的外滩,人还不多,站在黄浦江边,灰色的天空和茫茫的江水,依旧汹涌激荡着,东方明珠塔隔着浩浩的江面沐浴在这苍茫中,仿佛也浸上了百年的况味。难怪读张爱玲的文字,有一种天不会晴的感觉,咸湿的空气,蒙蒙的天,陡然间觉得压抑而逼仄,恍惚间给你人生如梦的感觉。多少繁华如梦渺,这滔滔的江水中,奔涌着多少风云变幻,悲欢离合,如今仍不倦地涌来,涌动着这前仆后继的上海滩。岸边大片大片的枯草,浅褐苍黄,延绵着那茫茫的苍凉。
    而夜色中的外滩,截然是风情妖娆的三十年代的上海女人,穿着绚丽花朵的旗袍,霓虹灯亮得似妖,闪得睁不开眼睛,夜色浓重得似罂粟花,耳机里是三十年的老歌《蔷薇蔷薇处处开》,那声音又苍绿又湿润。钟楼上的大钟响起,我忽而想到杜月笙,在上海这样浮华又风雅的地方,这位一跺脚也能使上海滩乱颤的人物,竟然票戏,唱戏,捧董竹君,和孟小冬这样的女子谈爱情。拉着小冬的手说:“……侬有男子气质,色艺双绝,少年成名,但孤傲似梅,没有一丝一毫奴颜媚气……”这句话,终不负小冬一生凛冽清明的心性,难怪杜月笙去世后,孟小冬不再开口,一代冬皇成为绝响。
    上海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有着传统文化的根脉,也融入时代的动荡和风情,有着冬皇的黄沙漫漫,也有着张爱玲的咸湿冷峻,王安忆的缱绻柔肠。它永远和这个时代贴心贴肺,丝毫不貌合神离。
    漫步于上海的旧租界区,昔日十里洋场的繁华依稀可见,风情万种的花园洋房,依然洋溢着当年傲人的异域风情,葳蕤绵密的藤蔓长长地铺垂下来,虔诚地为主人守候那一段段光阴往事,不知道陆小曼还在不在窗前,梳了爱司头,穿着那青绿的旗袍,脚上是云丝缎的绣花鞋,慵懒地抽着烟,老唱机不紧不慢地唱着:“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略带斑驳的石库门弄堂,依旧悠长延绵,仿佛有黄包车叮叮地擦肩而过,不知是哪家的大小姐到了,那个动荡年代的一幕幕在眼前幻化着,《天涯歌女》的旋律在这咸湿阴郁的空气中忽远忽近。这里一定有张爱玲和胡兰成并肩走过的身影吧,这样清奇凛冽的女子为着自己心爱的人,把自己低到尘埃里,“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她对胡兰成说的这段话,令人心痛得想落泪,骄傲奇拔的爱怜,这样心酸的低眉,怎叫人不伤怀?
    确实,上海就是这样一个城市,可以怀想,可以惆怅,可以坐下来喝一杯咖啡,做一回文艺青年,如对故交,无须多言,四目相对便已懂得。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