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故乡的橄榄

2018-12-0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张 旗
    橄榄,为余甘子之别名。在我的语境里,它是一种野果,确切地说,它是余甘子的野生种。它的准确称谓是“滇橄榄”,以区别于人工栽培的橄榄(青果)和油橄榄。
    我一直以为橄榄树是灌木,原来却是乔木。
    老家的山野间,现在所能见到的橄榄树,却多为果枝丛生的灌木,杂处山草茅柴芸芸众生之中。它原是被村民们砍了做柴火的,之后,砍了又长,长了又砍,老根上总能抽出丛丛新枝。生命力的顽强极为罕见,即使刨了它的老根疙兜,如还有残留的半根须根,须根上仍能绽出星星点点暗红的新芽,抽出一蓬蓬茁壮的新枝。春天,繁密的羽状复叶间,开米黄色细碎小花。花谢成果,隐蔽在密叶里的幼果,坚脆酸涩,不为蝼蚁鼠虫所食。成熟的橄榄,桂圆大小,淡绿的果皮微微泛红,几道暗线将它分成六瓣或者八瓣,成团成簇地坠在枝头,沉甸甸的压得果枝弯弯低垂。
     霜降一过,橄榄核由绿转黄,这是橄榄成熟的标志。寒冬腊月,木叶脱尽,橄榄果一团团一簇簇,裸露在光溜溜的枝头上,摇摇晃晃在呼啸的山风中,没有鸟雀啄食,也不会被霜雪冻坏。如果没人采摘,一直要到来年春天,才会散落在树下草丛中。在草丛中风干成了一枚枚干果,也绝不会腐烂。
     宾川是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区。至今,橄榄仍是我的老家山野里最常见的野果。
     少年时,上山放牛、砍柴,口渴了,就摘一捧橄榄大嚼一气,牙都嚼得酥了,两颊直冒口水,不一会,就有一股回甜味久久留在嘴里。要是再喝上几口山泉水,回甜味就更浓了,让你觉得简直就像是喝了糖水似的,不输今日超市里出售的冰糖柠檬水。
    入冬,家里每年都会泡一罐橄榄,给我们当零食。泡制的方法并不复杂,先把一个双口陶瓶洗干净晾干,然后把我们摘回的橄榄,去掉枝叶、果把,淘洗干净,晾干水分后放入陶瓶。之前,有条件的,在瓶底放几片甘草,没有条件不放也无妨。再把烧开后冷却的水倒入,务必使橄榄全部浸泡其中,数量不妨略多一点点。放盐以微咸适口为宜。可多次少量放入,边放边尝,以免过量或不足。再盖上坛盖,往双口坛沿中注入清水即可。这样泡出的橄榄,颜色嫩黄,晶莹透亮,色泽诱人。关键是每一个步骤,包括使用的器皿,都不能粘油腥。
     一个月后,瓶中的橄榄全部变黄,就可以吃了。放一个在嘴里,轻轻一咬,果肉一下分成五六瓣,核与肉完全分离,满口生津。细品味道,新鲜橄榄的涩味已经消失,一部分果酸被盐中和,并略为发酵,只有醇正的酸甜味带来的回甜,沁人心脾,溢满心头。
     耐心咀嚼别名橄榄的余甘子,品尝的仿佛是生活的滋味。是的,人生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苦涩辛酸埋藏在心头,最终或许会被流逝的时间发酵酿成了甘甜。你所经历的,不会是毫无意义的。历尽坎坷,辛酸苦涩之后,那份来之不易的甘甜,就是生活给予的最好的回报和馈赠。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