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水 袖

2018-12-1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是舞剧《青衣》让我走近王亚彬。
    读过小说《青衣》,也看过徐帆、傅彪版的同名电视剧。无论是用文字、影视或是用京剧的形式来诠释青衣,都是妥帖而动人的。但从未想过会有人用舞剧来诠释它。没有文字的层层渲染烘托,没有唱腔的幽咽婉转,荡气回肠,用舞的形式如何来演绎“青衣”的灵魂精魄。看了王亚彬的表演,我才明白:是两根长长的翻云覆雨、变幻莫测的水袖。
    年幼时见过水袖,在姨的剧团,陪她练功跑圆场的时候,被拉去戏台上跑龙套的时候,都能从姨那对白色的丝质长袖翻飞的姿态中,隐约感觉到她的喜怒哀乐,只是觉得奇怪:那长长的袖子怎么那么听姨的话,舞得那么美呢?当时不知道那就是水袖,只知道两条长长的袖子神秘,好玩。有时偷偷穿上大人的衣服,拖着长长的袖子和小伙伴们一通乱甩。后来看《仙女散花》,那水袖舞得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更是喜欢得不行,几个小脑袋常常凑在一起画仙女,一定要画上那翩跹的水袖,用水彩笔描啊,涂啊,想必七八十年代的小丫头们都有过这样的仙女梦。
     而这梦便和这长长的水袖有了千丝万缕的牵系。走近王亚彬才知道,这水袖很有讲究,由杭纺裁制而成,新袖要置于滴有柔顺剂的水中浸泡,洗去僵硬的板型,上好的杭纺丝滑,手感好,瑟瑟带风,戏服穿在身上,水袖便成为手臂的延伸和情绪宣泄的身体部分。光洁的手臂在水袖的延伸下变得更加有女性的阴柔气息。王亚彬演绎的青衣筱燕秋,端庄、神秘,仿佛穿越远古到达现世的人缥缈在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舞蹈和音乐都是在一个既定的结构下自由即兴,相互感知。水袖仿佛是从她的身体生长出来,叠、旋、绕、抛,自由翻飞,人袖合一。
    小说《青衣》被她读旧,她不仅是个舞者,她还是个读者、作者,她在舞台上恣意地绽放,她也迷恋于文字的芳香。所以水袖于她,不仅限于技术技巧,还是情感的叙述。她舞出了大青衣的矜持气质,又袒露了筱燕秋“不疯魔不成活”的痴狂。那翻飞延绵,九曲回肠的水袖委婉讲述悲欣交集的际遇与心灵楚痛的神伤,每一次抛出去的水袖都直抵人心,将人物情绪最大程度激活,表达到极致。
    她在《十面埋伏》里,舞过最长的水袖,单袖长就有四十多米。那时她作为章子怡的替身,表演舞动水袖击鼓的桥段。《青衣》里她舞动着两根奔月的水袖,碧空长练,仿佛可以触碰皎洁的月容,可以深探落寞的湖底,可以依偎连绵的山峦,可以切割空间让情感沸腾。
    舞台上的她,长袖善舞。而台下,她是一个内心寂静的女子,喜欢暗自在一个角落里,拉平时间的皱褶,慢慢书写,让流年都落在纸上,码在电脑里。也可以独自拎起沉重的行李,与拥挤的人群抗衡。这样一个丰盈而笃定的女子,让我想起她的诗句:“所有的绽放应该发生在舞台之上,而我希望在舞台之外可以藏得更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着大众模糊的面孔和我行我素的随时抽身。”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