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花袄子

2019-01-02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李本华
    前不久母亲搬新家,无意间从老衣柜里抖落出了一件“花袄子”, 因为存放时间太久,一股轻微的霉味扑面而来。捧着这件陈旧的“花袄子”,尘封多年的记忆大门一下子被打开,不禁想起了我读小学时的情形……
    这件“花袄子”是用大姐的花布衬衣翻新的。那时的穿戴,对于我很“滑稽”:头戴姨爹送的抗美援朝用的发黄的军帽,身穿改装的“花袄子”,下穿“二马居”的裤子,脚穿城里姑老表扔下的大号球鞋。上体育课时,同学们都笑我“动作优美、姿势难看”。作为一个男孩子,最笑人的还是那件“不男不女”的改装“花袄子”。
    “花袄子”做得很大,母亲说,做大点可以穿好几年。家里三兄妹,上上下下七口人,当家的难办。新衣服轮不上,“花袄子”只好穿了一年又一年。一到冬天,村里人见到我就会笑话:“呵!‘花袄子’又穿上啦!”其实,大哥不笑二哥,村里人都一个样,那时生活穷困,往往一件衣服要从老大穿到老幺,“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直到破得实在补不起来也舍不得扔,又拆掉后做鞋底。
    这件“花袄子”,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老三穿。因为家里穷,大家都非常爱惜,几年轮流下来“花袄子”竟没有破,只是颜色褪得很淡了,袖口下边竟白得发亮像抹油似的,只有胳肢窝里能看出衣服本色。能有这样的衣服穿,心里挺满足,起码冬天不会冻着了。
    后来,我从中学读到大学,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做了一名教师,生活一天一个新样子。袄子变化更大,先是踏花袄、军大衣,继而过渡到太空棉、呢子大衣、羊毛绒、皮大衣等。
    进入二十一世纪,社会大潮奔涌向前,改革开放的成果也汇集在人们的穿着上。走在大街上,人们穿着不同颜色、不同质地、不同款式的衣服,真是五彩斑斓。如今,时代不同了,生活更富裕了,我穿衣服也讲究了,一般的还看不起眼,总是洋装在身,名牌在身。这不,鞋子是“红蜻蜓”的,裤子是“船王”的,皮带是“鳄鱼”的,衬衣是“梦特娇”的,上班、上街才觉得心里踏实,有信心,神采飞扬,潇潇洒洒不亦乐乎!
    如果说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那么在记忆的河床上,总有一些瞬间被定格为永恒。今天当我再次看到这件伴随自己熬过小学、熬过人生最艰难时刻的“花袄子”时,不禁思绪万千,感慨良多。改革开放40年来,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花袄子”是时代脚步的见证,我怎能忘记?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