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试手

2019-01-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邱润芬

    十四点过十分,离发车还有五十分钟。
    孩子说:“妈妈,时间还早,我去理个发。最多二十分钟。”
    理发师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穿着一件红色的夹克衫,稚气未脱。看他薅发的梳子起得很慢,握剪刀的手也有些犹豫不决。
    新手?实习生?我在心里嘀咕。孩子进入青春期,特别在意他的发型。要不是因为学校经常检查仪容仪表,他宁可每天早起洗头,也不愿剪短发,每次理的发型要是不如意,还会几天不见笑脸。如此生疏的动作,会不会……我没看下去,怕给理发师造成心理压力,转身走进了休息室。
    我从孩子的侧面观察着他的表情。红衣理发师先修剪了孩子右边耳后的头发,然后修剪左面,最后修剪后脑勺的。从右到左,孩子的表情由满脸期许,开始渐渐有些失望,然后逐渐拉长,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我想,今天我恐怕还得做心理疏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红衣理发师剪了左面剪右面,剪了右面剪左面,他的每一剪都落得很慢,孩子的头发也左右交替变短。在理发师起用电动推剪后,下弧部终于统一到了光头般的平整,后脑勺上还明显有两弧凹槽。十四点三十八分,红衣理发师的动作还停留在后脑勺的修剪上。
    孩子看了看手机,表情开始有些焦灼,转而又渐渐安静下去,脸上开始有了点笑容。他轻声对红衣理发师说:“请把上边的稍微剪短一点。”
    最后接到顾客的那位理发师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发型设计,送走了顾客,他看了看红衣理发师,再看了看我。
    我想起身让他换换红衣理发师,还是忍了回去。就算不剪,孩子的头发也只是稍微超出了规定长度一点点。下周再理理也是可以的。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十四点四十二分,红衣理发师开始修剪孩子头顶的头发,依旧很慢,很小心。
    十四点四十六分,孩子头顶的头发,稍微短了一点点。
    我走到红衣理发师跟前,他的手瞬间抖得厉害,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他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剪,也不知道要剪成什么样。怯怯地问我:“阿姐,您看可以了吗?”“可以了。请您帮忙给他洗洗,谢谢!”我微笑着。
    十四点五十分,孩子笑着上了车,然后对我说:“妈妈,今天我是来给人试手的。”他居然没有首先吐槽理发师,没有说到自己的发型。
    “你觉得理发师怎么样?”我问道。
    他说:“他太年轻了,应该是实习生。也许,我是他的第一个顾客。”
    我接着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孩子说:“他把我左边剪好了又剪右边的时候就发现了。”
    “然后呢?”我戏谑道。
    “我想,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吧。说不定给他一些鼓励,下次他再给我理的时候就理得很好了呢。”孩子说,“至少,他洗头洗得好。”他似乎生怕我说理发师的不是。我微笑着,没再说什么。
    十四点五十八分,我送孩子上了客车。看着孩子后脑勺上的凹槽,就像张着嘴在笑的脸谱。我笑了。
    这试手的,岂止是理发师呢?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