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母亲的小木匣

2019-01-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李本华

    母亲今年84岁了,住在大理市喜洲镇桃源村。母亲一生接触过的小物件数不胜数,但她最钟爱的是一个桔红色的小木匣。这个小木匣是母亲当年出嫁时外婆送给她的嫁妆,用名贵的檀香木做成,上下两层,共6个小盒子,光滑润泽,精致玲珑。
    40年前,母亲在小木匣里面装着的,是一沓沓布票、粮票、油票、肉票、糖票、煤票、肥皂票等等。那时候,什么都是凭票供应,每一张票对家庭来说都很重要,没有票,就可能吃不上肉、穿不上衣、点不上灯。拥有这些票证的多少,甚至还能看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身份和社会地位,且不说城市与农村不同户籍或家庭在享有这些票证种类和数量上的悬殊,即使家住同一城镇的人,那些经常能弄到一斤白糖、一块手表、一条名烟等等购买券的人,都绝非等闲之辈。难怪母亲先前是如此看重这些票证,将它们用陪嫁过来的本应是盛贵重饰物的小木匣装着,存放在大立柜里上了锁的抽屉深处。
    说来也怪,小木匣到了我手里,却慢慢地变得空荡了。首先从木匣中消失的,是曾一度决定中国公民“衣食住行”首位的布票。接着,糖票、肉票、肥皂票等等,也先后从木匣中消失掉了。由于饮食结构的改变,使得曾经身价百倍的粮票一落千丈。随着液化石油气进入厨房,令煤票一夜之间形同废纸。
    然而,空寂下来的小木匣并没有退出我们的生活,它开始了与另一类东西结伴为伍。首先与它为伴的是,我云南大学毕业的红彤彤的文凭,接着是我和爱人的金字红绸封面的结婚证和独生子女证,以后陆续进入匣中的有外出旅游下榻宾馆时不可缺少的居民身份证,有体现政治民主、履行公民权利的选举证和我的市人大代表证,有数额不断增长的储蓄存折、银行卡,有体现老百姓福祉的医保卡、社保卡,还有休闲娱乐的健身卡……
    前不久,我回云南老家接母亲来海南过冬。母亲临走时特地从大立柜里拿出她的宝贝——小木匣,说是要一起带走。母亲用手抚摸着小木匣,今昔对比,感慨万千。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