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戏 缘

2019-01-1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那晚看戏曲频道纪念荀慧生先生诞辰专场演出。各位荀派名家纷纷登台亮相,最后出场的是荀派名家孙毓敏,她的一颦一笑,让我想起了我和赵佳聪老师的一段浅浅的戏缘。
    那是2000年的寒假,我如期赴云南师范大学完成中文函授学业。学校要求我们撰写毕业论文,并为我们安排了论文指导老师,我一看安排结果,我和另外三名同学被安排在一位名叫赵佳聪的教授名下。私下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一位非常傲气的教授,且不太看得起函授生。我暗自猜想,她以为函授生都是混文凭的吧?
    心怀忐忑,挨到了二月四日,我们约定登门拜访的日子。那天傍晚我们几个学员久久徘徊在教授公寓楼下,电话里淡淡的声音让我们望而却步。我鼓起勇气按照学院提供的门牌底气不足地按下了门铃。良久,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士,光头,留着络腮胡子——可能是省京剧院的花脸吧,我偷偷地想。迎着他冷冷的目光,我小心翼翼地问:“请问,赵老师在家吗?”“在。”他径直进去了,把我们晾在门外,我们不知所措,只得尴尬地跟了进去。
    走到客厅,一位六十岁左右的颇具书香气质的老人端坐在沙发上,与京剧名家李维康有些神似。“赵老师……”我们拘谨地站着,她的目光并没有从电视屏幕上移过来,只是用手示意我们坐,我们坐下了,她仍静静地看着屏幕上孙毓敏的专场演出。我们不敢作声,更不敢打扰她。
    就在孙毓敏唱到《女起解》一段时,她突然转过头来问:“知道她是谁吗?”我四下看看,三个同学一脸茫然,而老师的目光是看着我的,是问我吧?我有点受宠若惊,赶紧说:“是,孙毓敏,荀派,在唱,在唱《女起解》……”不知怎么,我竟语无伦次起来。“你知道?”我看到老师眼睛一亮,仿佛有些惊喜。“知道一点点。”我老实地说,在行家面前我不敢耍大斧。谁知赵老师却和我攀谈起来,从孙毓敏谈到荀派,谈到了梅、尚、程、荀,不知怎么,我也兴奋起来,先前的忐忑不安全都烟消云散……
    闲聊中我得知赵老师是梅派票友,每周都去票友活动。兴之所至,赵老师竟唱起了:“海岛冰轮初转腾……”那唱腔、韵味是我从电视屏幕以外从未感受过的,而且近在咫尺,我心中突然涌起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对梅派的华美、雍容、大家风范也有了新的感悟。更让我受益的是老师一边唱还一边给我讲如何咬字、吐字,如何把握节奏,不能油腔滑调。赵老师约我第二天晚饭后到她家去,我们相谈甚欢。
    那年八月,我再次赴昆完成我最后一次函授学习,临行前去拜访赵老师的时候,初次登门的隔膜早已消散。那天,老师高兴地说:“明天中午我们要票友活动,你过来,我带你去。”我不无遗憾地摇摇头笑道:“赵老师,明天早上我就启程回大理,我的函授学习结束了。”我从赵老师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遗憾:“要是你在昆明就好了,每次票友活动我都带你去,像你这样的年轻票友很多。”然而,我不过是这里的一个匆匆过客,不可能作太多的驻足和久留。
    此时,不知赵老师是否安好,只是想用我不自量力的文字记下这段我和赵老师的浅浅的戏缘。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