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家有书房

2019-01-16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张 旗
    书是一个教师吃饭的家什,大半辈子从事教育工作的我,与书结伴,一路走来。
    坦率地讲,我是一个爱书之人,对于购书、藏书、读书这三件事,多少年来都乐此不疲。
    在村里当民办教师那些年,就住在家里,卧室就兼书房,饭桌也是书桌,书就放在几个破纸箱里,塞在床底下。在一个嗜书如命的读书人心目中,简直就是亵渎。
    1979年,民办教师公开考试转正,平时我就喜欢读书学习,碰上了改革开放这历史的大变革,改变了我的命运。
    转正后,我被调到一个乡镇初级中学任教,卧室不仅要兼书房,还要兼厨房自己做饭吃,摆放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所幸有了一张书桌,能备课改作业,还能摆放几本工具书和书报杂志。那是间土木结构的撒瓦房,我在床头的土墙上钉了两根木桩,搭上一块木板,把一部分书籍放在上面。其他大部分仍放在几个包装箱里,堆放在靠书桌一面的墙角旮旯里。要看一本什么书,或查找点什么资料,仍然不方便。我不吸烟,不喝酒,转正后待遇有所提高,买书也便大方起来,几年下来,狭小的家中塞满了书。
    五年后,调到县完中任教,学校给我安排的住房是个套间,二十来平方米,还有个简易的小书架,书桌是三屉两柜的,我和我的那些书的境遇有所改观。书是很累赘的东西,每次工作调动,总有一部分被我忍痛割爱,也总有一部分,是我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抛弃的。那些自学生时代以来,一二十年间省吃俭用陆续购置的几百册书籍,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它们是我的“隐形伴侣”,我把它们视为生命的一部分,让书香承载着梦想,直抵灵魂和远方。它们温暖了我的生活,构成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不断地自拔与更新,帮我完成了人生角色的转换,找到了我在生活中的位置。
    1987年,学校修建了教师宿舍十五套,我分到一套三十平方米两室一厅的住房。虽然仍没有专门的书房,但把卧室和厨房分开了。而且,在设计修建这些教师宿舍时,学校考虑周到,利用空间,在每套住房的隔墙上装修了一个小书柜。我又跟后勤要了两个小书架摆放在卧室里,我和我的书的境遇又大为改善。
    1998年,申报中学高级教师职称时,州教育局的领导到我们学校调研,跟我们座谈。谁也没有想到,该领导座谈中竟问到每个教师的藏书,有没有800册?他说,读书是每个人的内在需要,是自我修养的完成,它关乎一个人的人生品质与生活质量,关乎一个人的成长。
    进入新世纪,住房实施商品化政策,学校组织教职工集资建房,每套120平方米,四室两厅。我终于可以给自己设置一间书房了。装修时,我在书房里特意做了两个高齐屋顶的大书柜,书桌呢,与时俱进,直接就做成了电脑桌。有一间书房,有书桌、书柜,看着那些伴我大半辈子一路走来的书,静静地列队摆在我的书柜里,心被这特定处所的气场渗透,感觉特别踏实而充实。每次看到有那么多的好书,还没能来得及阅读和重读,总会有一种被鞭策被鼓励的幸福感。
    退休之后,身处书房,一卷名著在手,即可与千载之上或千里之外的大师们,进行跨时空的心灵沟通和对话,分享他们的人生智慧与人生经验。有一个好的想法,就会让我即刻安静下来,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敲击键盘,沿着一行行文字走入内心深处,为自己构筑身体不能到达、感官无法触及的境界。在全然属于自己生命的空间,为自己的心灵“美容”,依然保持着对未来的向往。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热线:15087275888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