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戏子

2019-01-2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疏 雨

    “戏子”二字,五味杂陈。
    读书的时候,读过席慕蓉写的《戏子》:“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所以,千万不要,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亲爱的朋友,今身今世,我只是个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因为从小跟着唱戏的姨在后台长大,读着这些句子的时候,眼前浮现的是上了妆的姨,曼妙苍凉的容颜,还有她客串《宝玉哭灵》时,眼底的绝望,以至于回到后台手指发凉不能自持的悲恸。
    这是“戏子”带给我的最直觉的一种心痛。更多的人看到的戏子在前台,而我看到最多的在后台。
    所以人们看到,他们在台上亮相时,一个山膀,一个马步,一个抖靠,或是瞬间一个背身回眸,几撇婀娜的圆场,都会满堂华彩。抑或是淡淡一瞥,轻轻一指,缓缓一个转身,千般娇媚万般温柔,媚态天成,“旦而不媚非良才”搅得台下翻江倒海,满园生春。而我看着他们严寒酷暑顶着日月星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吊嗓子,压腿,耗顶,吊毛,抢背……一日不敢懈怠,汗流浃背,有时瘫在练功毯上动弹不了,有时要默默承受撕心裂肺的伤痛。他们用这一身的功夫,用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用粉墨,用衣装,转瞬之间,变成了跨越千古的英雄美人。朝朝暮暮,我捕获了“戏子”登台时的绚烂之极和落幕后的黯然神伤。他们的身前背后让我仰慕,也让我心痛。
    汪曾祺先生是资深票友,能唱老生,也能唱青衣。提到戏子,他曾说,他们身怀绝技,头顶星辰,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粉墨人生,风流云散,由他们的身世,看尽世情悲欢。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对“戏子”颇有微词,“戏子”二字历经了多少辛酸苍凉,可又有几人懂得真正的戏子的分量。
    裴艳玲先生是当代京剧大家,她一生坎坷,历经风雨,然内心充盈,如霁风朗月,艺术与人生浑然天成,骨子里透着刚柔相济的大师风范。她在《响九霄》里唱到:“戏是我的梦,戏是我的魂,戏是我的命,戏是我的根。”她是戏曲的活化石,是不可多得的坤生。她有着柔情和含蓄,也有着干练和帅气。她有自己的个性,别人都不喜欢“戏子”这个词,认为是骂人的,她偏偏喜欢:“我就是个戏子,我还是戏子的女儿;戏子,戏子,多好听的一个词啊。”她愿意生为戏子,死为戏子,来世还为戏子,时刻问自己,够一个戏子了吗。
    有时在网上,或是微信上看到“戏子怎么怎么样”,满是鄙薄之词,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是随便一个艺人都配得上“戏子”二字的,更不要把无德艺人等同于戏子,文中的艺人和真正的“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何来“戏子”之说,请笔下留情,不要误读了“戏子”,以至于让不明真相的读者对“戏子”二字心生芥蒂。
    戏子,台下的功,台上的艺,有海的波澜和星空的高远,有喜,有悲,有苍凉。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