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休闲 >> 正文
 

悠悠箫声

2019-01-23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7版 作者: 编辑: 
 
    □ 紫 箫

    在所有的乐器中我独爱箫。箫的结构简单,一管数孔,二尺余长,却能够变化出各种复杂的曲调。我喜欢箫那种独特的音律,婉转中交织着幽怨,凄清中融合着缠绵,悠长中回荡着苍凉,和缓中延绵着深沉,一声声,如泣如诉,不绝如缕,叫人听了心旌摇曳,魂飞天外。
    最初,是一曲《葬花吟》,以销魂蚀骨的忧伤,淋漓尽致的泣诉,凄美绝伦的呜咽,音韵如丝如雾,让我的情感瞬间沦陷,无法自拔。再后来,又是一曲《古刹幽境》,沉郁低回、空灵幽静、若虚若幻,余音袅袅,让我再次如痴如醉。从《凤凰台上忆吹箫》到《梅花三弄》,从《碧间流泉》到《妆台秋思》……一曲曲,莫不让人柔肠百转,欲罢不能。
    我喜欢箫,渴望在月明的夜晚,独倚栏杆,静听一曲箫的独奏,然后深深沉醉在“悠悠箫声不知来自何方,吹得相思几千年一样凄凉……”的氛围里。遗憾的是身边并没有会吹箫的人,“月下听箫”这种浪漫的、充满了诗意的场景也只能是心底的一种奢望。实在是寂寥了,便只能打开手机或是电脑满足一下自己可怜的听觉。
    我喜欢箫,不单单只满足于倾听他人的吹奏,内心深处更渴望自己也能吹箫。尤其羡慕文学作品中“一箫一剑走江湖”的侠客的潇洒畅意,以及“琴箫合奏”那一份心神合一的契合。
    兴致勃勃地从网上买来一支碧绿的竹箫,配上红红的坠子,对着指法说明摆弄了几天,却仍只会吹几个断断续续的音符。无师,真的很难自通,心底一声哀叹,满满都是遗憾。无奈只能将对“箫”的一腔痴爱融进生活的其他,致使处处有“箫”的影子,好让自己不那么遗憾。
    因为箫独有的动人音色和脱俗高雅的神韵,倍受古时的文人雅士偏爱,咏箫的诗词更是不胜枚举。有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杜甫的“青蛾皓齿在楼船,横笛短箫悲远天”,曾瑞的“溪边倦客停兰棹,楼上何人品玉箫”,龚自珍的“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王冕的“却思前载孤山下,半夜吹箫上画船”……
    箫作为一种清雅脱俗的乐器,自然也与仙家有着不解之缘。《列仙传》中记载,箫史,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鹤于庭。他与秦穆公的女儿弄玉因箫结缘,后随凤凰飞去,做了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八仙之一的韩湘子吹的洞箫,名字叫作“紫金箫”,传说是用南海紫竹做的。关于箫,还有许多美丽的传说,更为它增加了许多浪漫的色彩。
    我因为喜欢箫,爱屋及乌,也阅读一些与箫有关的文字。《箫经》的作者灵明道人(牛巍),参考《续修四库全书·乐类》,结合演奏经验,从箫的起源、形制到演奏做了较为详细的论述。作者认为“品箫”的境界必须是天人归一。他认为梨园乐工,虽技艺绝伦,也只能称为“用箫”;文雅炫耀,亦不能称为“品箫”;“娱人之箫,曾不若笼中狮猴,博乡愚拊掌”;他认为“箫之境界有二,即有箫和无箫”。“及至入道,则我自吹手中之箫,恍若太虚无形无相,如何动他,故曰无箫”。
    “无箫”的境界太高,斯世几人能及?况我这样生性愚钝之人,恐怕连“用箫”也成了一种奢望。因此,今生我大约只能在尘世做一个“听箫”之人,用心、用情、用爱,静静地倾听来自别人的箫声。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大理日报社新闻职业道德监督举报电话:0872-2172369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滇ICP备08002233号-1
网络曝光平台 在线曝光平台 曝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