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习教育 >> 正文
 

班上的那个后进生

2009-06-01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 编辑: 
 
    □ 杨世明
   
    “杨老师、杨老师……”,那天,我在洱源县的一个山区农贸市场里徜徉时,有人在我背后向我大声呼喊,我急忙向四处张望时,向我呼喊的那个汉子早已走到我的眼前。我疑惑地问道:“你是?”“我是铁锁呀!”他高兴地答道。
    这铁锁就是二十三年前,我班上的一个“后进生”。当时,他身子高大,性格粗野,爱惹是生非,经常不做作业,成绩一直是班上倒数第一。在课堂上,他不去拉女生的头发,就是去踢男生的小腿;有时就趴在课桌上就呼呼大睡。尽管校长或老师严厉地批评制止,他依然我行我素。在课外,他经常会带着几个同学去糟蹋别人的庄稼找鸟窝,或肆无忌惮地爬到人家的果树上偷吃果子。铁锁在校内外早已成为“闻名”的顽劣孩子。
    那一年,新学期开学后,学校安排各班班主任时,铁锁所在的那个班被推来推去,谁都不愿意去接。后来校领导找我商量,让我做他们班的班主任。我无奈受命。
    对于铁锁这样顽劣的“后进生”,我该怎么转化他呢?上课之余,我翻阅了一些相关的教育资料,并向他的前几任班主任作了情况了解,并走访了家长,我想千方百计地走进他的内心世界里。
    “杨老师,我脑子笨,书上的东西实在读不进去;但我的体质好,读完小学后,就回家种地。我已对我爸说了,我弟弟铜锁体质弱,但脑子比我聪明,成绩较好,让家里集中力量供他上中学去考大学……”这是一次我让他带我去家访的路上,他推心置腹地给我说的话。他平时看起来较为幼稚和粗野,但从他的这些话语中,我突然感觉到他已长大了,懂事了。
    通过交谈才知道,铁锁因成绩差而年年留级,因而年纪比同班的同学大几岁,按理他早该读初中了。而他正是处于“叛逆”的青春期年龄段里。我想,他总是跟老师作对,与父母“唱反调”,也属正常心理。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跟其他科任教师达成一致意见,对铁锁这样“高龄”的“后进生”,只能“因材施教”,降低要求了。比如,要求同学背诵,就让他朗读;要求同学听写,就让他抄写;要求同学闭卷考,就让他开卷考……尽管各科任老师很配合我这班主任,但铁锁的成绩还是不理想。幸好在他小学毕业那一年,当地刚好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他顺利地进入初中,读完后就直接走进了社会。
    在小镇的茶馆里,我与铁锁坐下交谈中得知,他起初是在家赶骡子,独自一人吆喝起四五匹骡马,在崇山峻岭间从事着马帮驮运;五六年后,因乡村实现了“村村通”,马帮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了,他就变卖了骡马,学了驾照,贷了款,买来东风大货车跑运输;再过了七八年后,出门的人多了,他就卖了货车,开起了长途大客车。现在,他挣到了钱财,娶妻生子,起房盖屋,成了当地有名的“致富能手”。
    回到家后,我把当年的“后进生”和现在“致富能手”的铁锁进行了对比。让我想了许多,感慨颇多:在学校里读书只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现在你面前是优秀生,将来不一定是优秀人才;现在你面前是“后进生”,将来也不一定就是一无是处的人。所以我想,作为一个老师 ,如果你的学生实在背不出来的,实在写不出来的,你不要逼他,……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那才是重要的。要永远的坚信,每一个人到人世间,他们终有自己合适的位置。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