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习教育 >> 正文
 

读《雾都孤儿》

2018-01-0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朱波专栏和学生一起读名著

读《雾都孤儿》

    这里没有月下跃马荒原的画面,没有在最舒适的洞窟中寻欢作乐的场景,没有令人啧啧称赞的服装,没有锦绣,没有花边,没有马靴,没有猩红色的外套和裥饰,没有自古以来就是“江湖豪客”本色的那份帅劲和逍遥。寒冷潮湿、无处栖身的午夜伦敦街头,邪恶在里边挤得转悠不开的藏污纳垢之所,饥馑与疫疠出没无常的鬼地方,勉强缀连在一起的破衣衫——这一切有什么魅力可言?
    这是英国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查尔斯·狄更斯(1812年-1870年)在《雾都孤儿》作者序当中提出的问题。
    那些介绍《雾都孤儿》的文字里总是在说“小说赞扬了正义与善良,声讨了邪恶与残暴”。——“这一切有什么魅力可言?”
    所有那些“赞扬了正义与善良,声讨了邪恶与残暴”的作家,或许我们多多少少地误解了他们,因为如果那么多作品都如此简单,难道你不会厌烦吗?
    狄更斯在小说《雾都孤儿》中写的是身世悲凉的孤儿奥利弗经过一系列艰难困苦最终获得幸福的故事,真的是“赞扬了正义与善良,声讨了邪恶与残暴”,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吗?
    他的文采让这部小说可读性很强,这或许应该感谢翻译家,是他们把狄更斯不但不晦涩,而且很幽默的笔触用汉语表达出来:
    “欢乐与忧伤交汇在命运之杯里,然而其中绝没有辛酸的眼泪:因为就连忧伤本身也已冲淡,又裹在了那样甜蜜、亲切的回忆之中,失去了所有的苦涩,成了一种庄严的快慰。”
    “哭是上帝赋予我们的天性——但又有多少人小小年纪就会有如此的理由在上帝面前勉强倾洒出这般泪水。这是一个寒冷的阴沉的夜晚。在孩子的眼里,星星距离地面也似乎比看到的更过遥远。风未起,昏暗的树影投映在地面上,寂静无声,显得阴气沉沉。”
    像这样的句子,使整个作品散发出浪漫主义情调和人道主义情怀,即“为非作歹的恶棍受到惩罚,受磨难的无辜者为善良的富人所拯救,过上幸福的生活”。费金两次引诱奥利弗犯罪,奥利弗看似卑微,却因本性天真可爱、善良勇敢而最终获得拯救。狄更斯不相信基督教的“原罪”观点,他认为人性本善,社会的侵蚀和腐化才是让人堕落的原因,若能坚守善良本性便能获得幸福。
    除了狄更斯的文采,更应该了解他冷静观察英国十九世纪社会人物的用心。
    在狄更斯写《雾都孤儿》前几年,1834年英国议会通过了新的救济法,为了阻止穷人依赖公共援助,逼迫他们忍受难以想象的痛苦。因为贫民院声名狼藉,许多穷人宁死也不寻求公共援助。
    《雾都孤儿》是查尔斯·狄更斯在维多利亚时期的作品,这一时期时限常被定义为1837年~1901年,英国工业发展迅速,科学、文化、艺术空前繁荣。但是工业文明带来花团锦簇的同时,贫富两极分化问题日益严重,大量城市流浪儿的生存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弃婴奥利弗在孤儿院里生活了9年后被送到棺材店去当学徒。但由于难忍饥饿和侮辱,被迫逃往伦敦,在老犹太人费金逼迫下做了小偷。虽然被富人布朗罗短暂收留,但最后又被抓回了贼窝。窃伙中善良的南茜为了营救奥利弗,被塞克斯残忍地杀害。最终奥利弗获救,并被布朗罗收为养子,继承了遗产,结束了悲惨的童年生活。
    在小说中,“有若干人物选自伦敦居民中罪恶累累、堕落不堪之辈,这一点在一个时期内曾被视为是有伤大雅的”。
    对此,狄更斯说:“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觉得没有理由认为生活的沉渣不能像生活的浮沫和奶油一样被用来为道德目的服务(只要不让沉渣说不堪入耳的话),因而我斗胆相信,上述‘那一个时期’未必就是永远,甚至也未必是一个很长的时期。我有充分理由走我自己的路。我觉得描写这样一帮事实上存在着的犯罪分子,刻画他们畸形的面目、顽劣的品质和可悲的生活,如实地表现他们老是怀着鬼胎潜行在最肮脏的生活小道上,无论他们转向哪一面,前景望到底的只有黑漆漆、阴森森的巨大绞架。我觉得反映这些情形也就是尝试做一件需要的、于社会有益的事情。于是我尽自己所能去做。”
    狄更斯尽自己所能描写细节,使《雾都孤儿》显得很真实,这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他在序言中一再说到“真实”:
    “有人指出,南茜对那个残暴的匪徒的痴情似乎不合情理。任何人只要注意到生活中这些阴暗面,一定知道这是真实的。从这个可怜虫第一次出场到她把血淋淋的脑袋偎在那强盗怀里为止,没有一句话是夸大其词或故作惊人之笔。因为这是这种堕落和不幸的人胸臆中的真实情感,这是还残存在那里的一线希望,这是杂草蔓生的井底的最后一滴清水。这里包含着人类本性最好和最坏的方面。有许多色彩丑恶不堪,也有一些极其美丽。这是一种矛盾,然而也是一种真实。”
    “有人还认为把赛克斯写得太过火了,因为从他身上看不到丝毫悔改的迹象。我想谈一点,世上有一些麻木不仁、全无心肝的人恐怕确实是彻头彻尾不可救药的坏蛋。究竟是比较高尚的人性在这批家伙身上已经泯灭了呢,还是有待于触动的那根心弦生了锈不容易找到,我不敢不懂装懂,但是我敢肯定,事实就是我陈述的那样。”
    狄更斯说了句真正的作家该说的话:“有些人生来就是那样文雅和娇弱,完全看不得这类可怕的现象。他们的反应是好是坏,我并不看重。我既不妄想博得他们的赞许,也不为娱悦他们而写作。”
    (由本文作者播讲的有声版已在喜玛拉雅FM、蜻蜓FM和考拉FM上线,搜索“海西的读书手记”即可收听。或关注“海西的十点大理”微信公众号收听)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