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习教育 >> 正文
 

读《狂人日记》

2018-02-09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朱波
    我把发表于“五四运动”前一年的《狂人日记》当成学习语言的范本。在知道它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的时候,我还没有读过它,当时想既然是第一篇,难说它的语言还是半文半白的呢。可拿来一看,心服口服——鲁迅敢在学医半道改弦更张立志当作家,绝不是冲动下的狂妄,有相当的语言水准是他的底气。
    茅盾曾经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赞赏过鲁迅的小说一篇有一篇的新形式。第一篇《狂人日记》就很不一样,这篇小说确实半文半白,但这个半文半白不是四不像,而是别出心裁的构思。小说由两部分构成:一是文言小序,二是白话正文。
    序文用文言写成,有随笔性质,可以说是旧的社会秩序、文化秩序的象征。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 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鲁迅先生故弄玄虚般地以一本正经的文言文作序,目的在于对正文看似条理纷乱的内容进行前提性说明,给人以很真实的印象。
    正文部分他娴熟地用口语特征突出地白话写心理、动作、细节,其概括的力度和含义的深度,都绝不亚于他的文言文。现在读来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他简洁、流畅地写出了狂人思维的混乱。与文言文小序里的那个“正常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可以说是用西方现代小说的意识流手法写出的心理小说,我甚至觉得有点某些心理悬疑影视剧的镜头感。
    鲁迅用早年获得的医学知识,以严格的现实主义态度和很不一样的叙事风格,描写了一个“迫害妄想”患者的精神状态和心理活动。他似乎能体会他的痛苦、挣扎、煎熬,你能跟着那满纸带有一定的象征意义的疯话,体会鲁迅对人间苦难的产生和苦难的根源的隐喻。
    苏联著名的汉学家、鲁迅研究权威索罗金和谢曼诺夫等人在论及《狂人日记》和鲁迅的其他一些小说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鲁迅的技巧在描写主人公病态心理的全过程:从开头影影绰绰的疑心,到最后意识到自己不但是牺牲品,而且成了罪恶的同谋者。”
    这个患了“迫害妄想”症的狂人,产生幻觉,变得狂躁。周围人的围观、注视、谈论,激起了他内心的恐惧。看到赵贵翁奇怪的眼色,小孩子们铁青的脸,一路上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听到街上女人说的“咬你几口”的话,他就联想到狼子村佃户告荒时讲过人吃人的故事。从他大哥平常的言论开始怀疑到当前的安排。他将医生把脉理解为“揣一揣肥瘠”,将嘱咐吃药的“赶紧吃吧”理解为赶紧吃他。
    他的日记里这样写着:“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因为晚上总是睡不着。所以他反复思考“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最好是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地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不能想了。”
    很多评论者都认为“鲁迅笔下主人公的自我分析也就包含了分析作者自己……”爱伦坡曾经说过,没有一个作家敢于真正写出他心中全部的思想和感情,因为怕纸张会被这些思想和感情所烧毁。鲁迅也说过一段颇为类似的话。那是一段著名的、并且意味深长的话:“我自然不想太欺骗人,但也未尝将心里的话照样说尽,大约只要看得可以交卷就算完。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如果全露出我的血肉来,末路正不知要到怎样。”
    《狂人日记》是人们听到的鲁迅的第一声呐喊和自问。反封建的主题在“五四”时期,其实是一种时代精神,是一种社会进步潮流的主旋律和大趋势。具有强烈使命感的鲁迅创作《狂人日记》时,正是“五四”的前夜,他尚未摆脱他从日本归国特别是辛亥以来的寂寞生活的抑郁影响。他对于新旧时代交替的文化环境中的自我有着深刻而执着的反省和审视。鲁迅在写到别人合起伙来要吃“我”时,忽然笔锋一转说:
    “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小说中所表现出的孤独恐惧感,便不仅来自于社会,即那些“吃人的人”,其实也来源于鲁迅自身。他在写“我”的“吃人履历”时,连用了这样两句话:“我未必无意之中”和“当初虽然不知道”。小说因此自然具有了自我批判的意义:“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会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救救孩子……”
    (由本文作者播讲的有声版已在喜玛拉雅FM、蜻蜓FM和考拉FM上线,搜索“海西的读书手记”即可收听。或关注“海西的十点大理”微信公众号收听)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