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习教育 >> 正文
 

心灵需要倾诉

2018-04-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张焰铎
    乃光兄的佳作《心灵的倾诉》,通篇是天人相隔的对话,是流着眼泪的倾诉,是对文学人才的悲悼,是对轻掷生命的浩叹,是感人至深的自责和忏悔。倾诉对象,文中的“你”,是颇具才华、已经崭露头角、大有可能写出佳作大作、但十七岁便自我陨落的文学新星——李晓娟。
    这位洱海边的白族农家小女孩,无疑具有非同一般的文学天赋。《米螺蛳练子》、《飘飘的白纱巾》和一些记写白族风情的文章,生活的清新扑面而来。海水的气息,青草的气息,红柳长在水里的气息,洱海上空云彩的气息,都从字里行间扑来。32年前,笔者读到她发表在《大理报》(今《大理日报》)1985年8月20日的《米螺蛳练子》,被生活的这种清新所震动,即兴写出平生第一篇文评,将发现美文和文学新星的喜不自禁,演绎成《我也要一串米螺蛳练子》,把海花(李晓娟的文学化身)同洱海联成一体恣意抒写:“洱海是富有的。有海菜,菱角;有白帆,水鸟;有渔火,渔歌;有霓虹,霞彩;海的深处有玉白菜,海底有石骡子。十六岁的白族少女海花,却在洱海边捡回比米粒儿大些的螺蛳壳,把它们灵巧地串成练子,精心给世界准备了一件专属于她因而令世界陌生和新奇的礼物。——洱海又是深沉的。风的节奏,波的韵律,云的翩跹,使她用海浪和帆船摇大的民族,通过海,认识自己。一个作者,只有深沉得彻底认识了自己,才会写出有个性有分量的作品。这位米螺蛳练子的奉献者,才开头呢。——洱海还是亲切的,明澈的,洁净的。亲切得像女儿说给妈妈的体己话,明澈得像童年的眼睛,洁净得像没有玷污过的童心。我也像洱海边海花村里过端午节的孩子,巴望有一串米螺蛳练子。”文章最后,我向李晓娟说:“谢谢你,洱海的美的信使!”乃光兄在《心灵的倾诉》中说给李晓娟:“在编发了你那篇备受称赞的散文《米螺蛳练子》之后,在暗自得意之余我竟忘了给你寄出一张报纸。”我的文评由乃光兄编发在《大理报》。故我与《秋天的湖》的第二次触及,就在“备受称赞”的笼统概述里。
    这位白族农家小姑娘,除了出众的天赋和才华,还有比任何人都要强烈都要多样的向往。父亲早逝,改嫁后的母亲也不久病故,丢下她一个人,在继父全家冷若冰霜的白眼下过活。好不容易到母亲生前的工厂做临时工,当炊事员。发现同事盗窃肉和油,她愤起揭发,不得支持,反遭辞退。接二连三的噩运,让她向往母爱,向往家,向往人的尊严,向往公平和正义。当然,天赋还决定了她会超越环境和超越噩运,向往文学,向往写作,向往用文字向世界倾诉自己的所有向往。命运不公,对她是多方面的。这位农家小女孩,还有耳重的生理缺陷,致使与人交流不畅,往往羞涩怯懦,躲回内心。她也少不了文学才女的特点:敏感,脆弱,多愁善感,常常感情大于理性。李晓娟这位十七岁、有多层负重的女文青,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更需要爱,需要温暖,需要呵护,需要理解,特别需要帮助她实现突破自己的各种机遇。而当这些需要都严重缺位,年轻、诗性、孤独的生命,极易恍惚于无水的沙漠、无光的暗室、无声的地道,无人的深谷之间,最后身投湖水……
    乃光兄长歌当哭。《心灵的倾诉》中,如大型音乐中咏叹调的反复,两次写下这样的句子:“小树林后那塘湖水在我眼前晃动着,那不应该是你生命的尽头。我想,那盈盈的波光也许是我迟来的悔恨的泪水……”乃光兄的自责和忏悔,引我动容,痛恨自己。那篇文评刊出后,我曾与李晓娟在昆明相遇。一次唤她,她没搭理。我不知她耳重,以为是发了一点文章就了不起的轻薄,把文评的事说给她,是逢迎,掉价,没品。我就这样轻率地无情地背弃了自己写文评的初衷!一年不到,她便离世。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全世界的幸福都抵不上一个无辜孩子面颊上的一滴泪水。”李晓娟无疑在“无辜孩子”之列。32年过去,她还是孩子,还是17岁,还是洱海边飞翔着的白族文学的美的信使。我们还在和她相遇,还在解读她,并由这种解读更进一步认识自己。
    张乃光:云南省作家协会前理事,大理州作家协会前主席,作品获云南省第三届政府奖。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