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国内统一刊号 CN53-0011
首页 | 本地·时政 | 图片 | 经济 | 财经 | 社会 | 理论 | 法制 | 文化 | 科技 | 旅游 | 学习教育 | 乡镇社区 |
专题 | 国内·国际 | 健康 | 文娱 | 体育 | 时尚 | 休闲 | 汽车 | 房产 | 环保 | 视点 | 三塔文史 | 洱海副刊 |
 ◆ 你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习教育 >> 正文
 

忆往昔读书小溪边

2018-04-25 阅读: 出处:大理日报3版 作者: 编辑: 
 
    □ 李光乾
    每当远眺白云缭绕的深山,我就会忆起那段终生难忘的山居岁月。
    师范毕业时,我在一所深山小学教书。当时正是梦想联翩的年龄,曾为自己的未来描绘过许许多多绚丽多彩的蓝图,但从未把自己的美好未来同眼前一望无际的莽莽大山联系在一起。那段时间是我思想上最苦闷的时期,每当看到那些在县城附近工作的同学,便觉得命运不公。我多想在县城附近工作啊!那样的话,不只逛街、购物、买菜方便,节假日还可与家人欢聚一堂呢。而在离家七八十里的深山,极目所见,全是荒无人烟的莽莽大山。每当读着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诗句,心里常常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惆怅。当年,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时,在荒凉遥远的异乡,不也感叹:“住近湓江地底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么? 原来,人与环境还有个适应过程,除少数人能随遇而安外,多数人还得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与行为模式以适应环境。
    经过一段时间的痛苦磨合后,我渐渐适应了山里的生活。这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高寒山区,山坡上、密林中,稀稀落落地散布着一些低矮破旧的垛木房。溪旁的田地里常常有一些缠着黑头帕,穿着凉鞋、羊皮褂的山里人在干活,一看就知道是个贫穷落后的边远地区。山里没有集市,赶集要到七八十里外的县城,也没有名胜古迹供人参观凭吊。站在垛木房组成的校园放眼四顾,全是连绵起伏的大山,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便袭上心头。由于语言不通,我从不去附近的村子闲逛。闲暇时,无处可走的我便与书为伴。几本《安徒生童话选》、《聊斋志异》、《唐诗三百首》、《创业史》、《暴风骤雨》、《鲁迅杂文书信选》、《二心集》、《野草》、《现代汉语》以及语法修辞逻辑方面的书,便是我百嚼不厌的精神食粮。
    正是有书相伴,山居的日子才充实丰富。当我在流水潺潺,野花缤纷的溪畔读书时,无疑是人生中最浪漫温馨的一刻了。若干年后,当我打开尘封的记忆,在县城宽敞明亮的校园点数这段汲清泉做饭,采野菜为羹,吟古诗当乐的山居岁月时,不由眼前一亮,原来,那段在溪旁读书的日子竟是我走出深山、进入县城的起点。正是在那段时间潜心读书,打下扎实的语文功底,我才考上云南师范大学函授大学中文专业,并从深山调到乡下,后来又调入县城的教师进修学校。可以说,是书给了我智慧、勇气、力量,我才 “噌”的一下跳出山的包围。
    遥望深山,溪旁读书的日子犹如一串亮丽的音符,常常回响在记忆深处;又像一幅优美的图画,时时展现在眼前。在我的记忆里,那一座座大山依然充满诗情画意,那一声声蝉吟蛙鸣依然悦耳动听,那一条条小溪依然流淌着生活的魅力。假如时光倒流,人生重新开始,我依然重返深山,静坐溪畔,让哗哗流淌的溪水化作琅琅书声……   
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新闻服务热线:15087275888 15087275999 13577251771
本网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大理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